律师在线解答法律咨询
 

系统消息:

没有最新消息。

一键登录  一键注册并登录
法规法规大全,法律案例判决书查询,律师在线解答法律咨询

【案例标题】原告周宁与被告梧州市蝶山区恒运酒楼买卖合同纠纷一案
【发文文号】(2011)蝶民初字第47号
【审判法院】梧州市蝶山区人民法院
【审判日期】2011年2月21日

【同时按下"Ctrl"和"F"键可以在判决书全文中检索关键词】  

原告周宁与被告梧州市蝶山区恒运酒楼买卖合同纠纷一案

梧州市蝶山区人民法院 (2011)蝶民初字第47号

2011年2月21日

  (2011)蝶民初字第47号原告:周宁,男,×年×月×日出生,×民族,梧州市秋之韵酒业商行业主,住×××。
  委托代理人:郑丽霞,女,×年×月×日出生,×民族,梧州市秋之韵酒业商行职员,住×××。
  被告:梧州市蝶山区恒运酒楼,住×××
  代表人:郭展超,经理。
  被告:郭展超,男,×年×月×日出生,×民族,梧州市蝶山区恒运酒楼经营者,住×××。
  被告:莫志豪,男,×年×月×日出生,×民族,住×××。
  委托代理人:梁竣庭,广西益远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黄亚超,男,×年×月×日出生,×民族,住×××。
  委托代理人:梁桂英,梧州市蝶山区龙湖镇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原告周宁与被告梧州市蝶山区恒运酒楼(以下简称恒运酒楼)、郭展超、莫志豪、黄亚超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0年11月25日立案受理,依法由审判员李碧波适用简易程序,于2010年12月2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书记员潘杰清出庭担任记录。原告周宁的委托代理人郑丽霞,被告恒运酒楼的代表人郭展超、被告郭展超、被告莫志豪的委托代理人梁竣庭、被告黄亚超的委托代理人梁桂英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周宁诉称:2009年9月2日至2010年5月23日期间,原告向被告经营的恒运酒楼供应山西汾酒、杏花村酒等多种名酒合计金额11146元正。恒运酒楼停业后,一直没有支付货款,后经原告与被告协商,由被告退回原告供应的实物名酒折款7324元正,被告实际尚欠原告的货款3822元正,经原告多次追讨,被告一直未付,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请求判令上述被告向原告支付货款3820元,并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原告对其主张在举证期间内提供的证据有:(1)收款收据4张(0810670、0810678、01801729、01801734);(2)实物进仓单3张;(3)送货清单1张;(4)恒运酒楼退酒单据1张。
  被告郭展超辩称:被告郭展超在担任恒运酒楼楼面经理期间,曾见到原告向酒楼提供酒水,但不是自己经手签收,故不清楚酒楼尚欠原告多少货款,欠原告的货款,应由恒运酒楼的实际出资者和实际经营者即黄亚超和莫志豪负责偿还。
  被告郭展超对其主张在举证期间内提供的证据有:(1)莫志豪的户籍登记,证明莫志豪的身份;(2)黄亚超、梁敏的户籍登记,证明黄亚超与梁敏的夫妻关系;(3)与陈小梅等四人的谈话记录,证明黄亚超参与恒运酒楼的经营活动;(4)劳动仲裁申请人代表推荐书及推荐人名单;(5)与潘令、梁彩琼、黄伟盛的谈话记录,证明黄亚超参与恒运酒楼的经营活动;(6)怡景酒店的证明;(7)经营酒楼出资及前期开支情况明细表,证明各合伙人出资情况;(8)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转账凭单,证明郭展超转款50000元到黄亚超银行卡;(9)余绍光的证明,证明黄亚超参与恒运酒楼的经营活动;(10)关于恒运酒楼有关人员任职的决定,证明黄亚超参与恒运酒楼的经营活动;(11)梁敏出具的2000元收条和7800元的欠条,证明梁敏参与恒运酒楼的经营活动;(12)收款收据,证明怡景酒店收取恒运酒楼80000元押金;(13)与彭永中的谈话记录;(14)被告黄亚超在黄燕与郭展超货款纠纷一案的答辩状(2010.10.10)。
  被告恒运酒楼辩称:欠原告的货款,应由恒运酒楼的实际出资者和实际经营者即黄亚超和莫志豪负责偿还。
  被告恒运酒楼对其主张在举证期间内提供的证据与被告郭展超提供的证据相同。
  被告莫志豪辩称:莫志豪不是恒运酒楼的实际出资者和实际经营者,不是本案的适格被告和不应参加本案诉讼,对原告的诉请不清楚,不应承担责任。
  被告莫志豪对其主张在举证期间内提供的证据有:钟礼彬、邓新祥的询问笔录,证明莫志豪不是恒运酒楼的经营者。
  被告黄亚超辩称:恒运酒楼的真正出资者是莫志豪和郭展超,他俩是多年的朋友。他俩在商量合伙经营恒运酒楼时,聘请黄亚超为总经理,负责筹划酒楼开张前期及日常的业务管理工作。2009年7月,莫志豪先后投资470000余元款用于开办酒楼所需费用的支出,成为酒楼的大股东,而酒楼的工商登记、税务登记及场地的租赁等则由郭展超亲自办理,员工每月的工资发放及员工借资也需经郭展超签字同意。黄亚超所交的80000元是借给酒楼的,不是投资款,故黄亚超不是本案的适格被告,不应承担任何责任。
  被告黄亚超对其主张在举证期间内提供的证据有:(1)恒运酒楼员工工资发放表,证明员工工资发放需经郭展超签字同意;(2)员工借支借条,证明员工借支需经郭展超签字同意;(3)苏宁电器公司销售发票,证明莫志豪刷卡购买彩电作为投资恒运酒楼情况;(4)三份借条复印件,证明恒运酒楼三次借到黄亚超共80000元;(5)个体烟草专卖零售许可证复印件,证明烟草经营者为郭展超;(6)怡景公司场地租赁合同及发票领购簿都是郭展超签订和领取;(7)恒运酒楼的营业执照(正副本)都是郭展超。
  经过开庭质证,对原告提供的证据,被告郭展超及恒运酒楼无异议,但认为具体欠款多少其不清楚;被告黄亚超对原告的证据(1)中编号为:01801729、01801734的收款收据及证据(4)无异议,其余的证据则认为是已支付了款项;被告莫志豪对原告的证据的真实性不清楚,但认为未注明未付款的就已经支付了款项。对被告郭展超及恒运酒楼提供的证据,原告无异议,并认为最初是与黄亚超联系的;被告黄亚超对被告郭展超及恒运酒楼提供的证据1、2无异议,其余的证据与本案无关以及证据取得不合法;被告莫志豪对被告郭展超及恒运酒楼提供的证据1、2无异议,其余的证据与莫志豪没有关联及证据的取得不合法。对被告黄亚超提供的证据,原告无异议,并认为最初是与黄亚超联系的;被告郭展超及恒运酒楼对被告黄亚超提供的证据P1—6、P13、14、15、16、17是其签名和以其名义登记属实,但都是经过黄亚超的同意,对证据P10—12不是其签名;被告莫志豪对被告黄亚超提供的证据则认为没有提及莫志豪的名字,与莫志豪无关。对被告莫志豪提供的证据,原告无异议;被告郭展超及恒运酒楼对被告莫志豪提供的证据则认为不能证实莫志豪不能经营酒楼;被告黄亚超对被告莫志豪提供的证据认为与其无关。本院认为,对上述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予以认定,对当事人提出异议的书证并无相反的证据予以否定,且该类书证确与各方诉辩事由具有一定的关联性,本院作为定案的参考依据。
  依据上述证据以及庭审笔录,本院确认案件法律事实如下:梧州市蝶山区恒运酒楼于2009年9月17日经工商部门登记成立,经营者为郭展超,组成形式为个人经营。2009年7月13日,郭展超与梧州怡景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签订为期5年的租赁合同,租赁该公司位于梧州市蝶山一路3号二、三、四楼场地作为恒运酒楼的经营场所。恒运酒楼开张后,原告于2009年9月2日至2010年5月23日期间向恒运酒楼提供山西汾酒、杏花村酒,其中原告主张编号为:01801729、01801734的收款收据的款项共10156元被告未支付,2010年5月13、18、23日三笔返单款共990元被告也未支付,并持有该酒水未付款的单据的原件。被告郭展超、恒运酒楼对原告供应山西汾酒、杏花村酒的事实无异议,并表示因不是其经手而不能确定具体金额,也不是其本人支付款项,但认可2010年5月13、18、23日三笔单据上的签名陈文是恒运酒楼的仓库保管员。被告黄亚超对原告供应山西汾酒、杏花村酒编号为:01801729、01801734的收款收据未付款的事实以及对退还酒水给原告折款7324元无异议,并认为2010年5月13、18、23日三笔返单未注明未付款则表示已付款,但没有提供相应的证据。被告郭展超、黄亚超、莫志豪对三笔单据上的“返单”的意思是表示立即支付现金无异议。在诉讼过程中,被告郭展超认为恒运酒楼的实际出资者和经营者是莫志豪与黄亚超,且在恒运酒楼开业经营期间,员工招聘、人员岗位及薪酬、酒楼日常管理、供货商货款支付等事项,全由莫志豪与黄亚超二人决定,向本院申请追加莫志豪为本案被告。原告在多次向恒运酒楼追偿货款未果的情况下,于2010年11月25日向本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被告恒运酒楼及其经营者郭展超、黄亚超支付给原告货款3820元,并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本院认为:原告周宁与被告恒运酒楼达成供应山西汾酒等酒水的口头协议,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该协议合法有效。原告依约已提供了山西汾酒等酒水给被告恒运酒楼使用,但被告恒运酒楼没有按照约定支付酒水的款项给原告,显属不当,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由于被告恒运酒楼是经工商部门核准登记的个体工商户,个人经营者为被告郭展超,因此,恒运酒楼对外所产生的债务,应由经营者郭展超承担。由于被告郭展超认可原告供应酒水及陈文是恒运酒楼仓库保管员的事实,且被告黄亚超也认可编号为:01801729、01801734的收款收据未付款以及对退还酒水给原告折款7324元的事实无异议,两项相互扣减后,尚欠原告货款3820元,与此同时,由于被告郭展超、黄亚超、莫志豪均没有证据否定原告持有2010年5月13、18、23日三笔单据原件的返单款项已支付给原告,对该三笔单据的款项共990元未支付给原告亦应予以认定。综上所述,对原告要求被告恒运酒楼及郭展超支付所欠货款3820元并承担诉讼费用的诉讼请求,理据充分,本院予以支持。由于被告郭展超无法提供其与被告莫志豪、黄亚超存在合伙事实的证据,且在“经营酒楼出资及前期开支情况明细表”中只反映部分资金来源及去向情况,而该明细表也没有被告莫志豪、黄亚超签名确认,被告莫志豪、黄亚超又予以否认,故对被告郭展超提出恒运酒楼是由莫志豪、黄亚超合伙投资开办的,自己仅是挂名的楼面经理,对外所欠债务应由莫志豪、黄亚超负责偿还的辩解意见,理据不充分,本院不予采纳,故原告要求被告黄亚超承担责任的诉讼请求,理据不充分,本院不予支持。为维护正常的经济秩序,保护诉讼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条、第二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九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郭展超应支付给原告周宁货款3820元;
  二、驳回原告周宁对被告黄亚超的诉讼请求。
  本案诉讼费50元减半收取为25元(原告已预交),由被告郭展超负担。
  上述债务,义务人应于本案生效判决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履行完毕,逾期则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权利人可在本案生效判决规定的履行期限最后一日起二年内,向本院申请执行。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书,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如当事人上诉的,应在上诉期限届满之日起七日内,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逾期不交纳的,按自动撤诉处理。

审 判 员 李 碧 波
二0一一年二月二十一日
书 记 员 潘 杰 清



 相关法律案例判决书搜索:

  
中国·司法库网站 Copyright © 2009-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Sifaku.com 本站所有信息仅供参考,不作为主张权利的依据!
如果对本站有任何意见建议,请发送邮件至法律法规大全和法律案件判决书查询网站邮箱或者【在线留言】,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陕ICP备100070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