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在线解答法律咨询
 

系统消息:

没有最新消息。

一键登录  一键注册并登录
法规法规大全,法律案例判决书查询,律师在线解答法律咨询

【案例标题】燕忠、周建刚、王世海、张德伟、金兴裕抢劫一案
【发文文号】(2011)湖刑初字第59号
【审判法院】湖滨区人民法院
【审判日期】2011年7月25日

【同时按下"Ctrl"和"F"键可以在判决书全文中检索关键词】  

燕忠、周建刚、王世海、张德伟、金兴裕抢劫一案

湖滨区人民法院 (2011)湖刑初字第59号

2011年7月25日

  被告人燕忠,男,×年×月×日出生。
  辩护人王爱华,河南蓝剑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周建刚,男,×年×月×日出生。
  被告人王世海(又名王世贵),男,×年×月×日出生。
  被告人张德伟,男,×年×月×日出生。
  被告人金兴裕,男,×年×月×日出生。
  辩护人苏翔志,四川信和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三门峡市湖滨区人民检察院以三湖检刑诉〔2011〕60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燕忠、周建刚、王世海、张德伟、金兴裕犯抢劫罪,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三门峡市湖滨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信燕燕、代理检察员宋志强出庭支持公诉,上列各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三门峡市湖滨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0年7月23日,被害人孟xx被非法传销组织以招工为名骗至三门峡,17时许,孟xx被燕忠接至三门峡市湖滨区崖底街道家王庄村传销窝点后发现被骗,当即要求离开,燕忠及其安排的被告人周建刚、王世海、张德伟、金兴裕与韩庆毅、田磊(另案处理)等人上前拦住孟xx,将其手机抢走,并将孟xx按倒进行殴打。之后燕忠、周建刚、王世海、张德伟、金兴裕、韩庆毅、田磊等人将孟庆中强行抬进窑洞继续殴打、威胁,搜走孟庆中随身携带的650元现金、银行卡、身份证,孟xx被殴打致伤。燕忠安排周建刚做孟xx师傅,对其进行看管。当晚孟xx逃离传销窝点并报警。经法医鉴定,被害人孟xx伤情为轻微伤。经估价鉴定,孟xx被抢手机价值360元。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燕忠、周建刚、王世海、张德伟、金兴裕均已构成抢劫罪。被告人金兴裕协助公安机关抓获同案犯,是立功,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建议对各被告人在有期徒刑四至五年量刑。请依法判处。
  被告人燕忠当庭辩称当时只拿走孟xx600元,留下孟xx的钱和手机只是想让他留下,主观上没有抢劫的故意;认为应在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判处刑罚。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认为燕忠主观上没有抢劫被害人钱财的故意,收取被害人财物是为了防止被害人由传销组织逃离,燕忠等人的行为构成非法拘禁罪,不构成抢劫罪;燕忠听命于传销组织的领导,所起作用较小,且系初犯,应从轻处罚。建议以非法拘禁罪判处拘役四到五个月。
  被告人周建刚、王世海、张德伟当庭均对指控抢劫罪名提出异议,辩称主观上没有抢劫的故意,没有参与殴打被害人孟xx。认为应在有期徒刑三年以下判处刑罚。
  被告人金兴裕对指控抢劫罪名不持异议,辩称自己没有参与殴打孟xx;2010年7月24日凌晨,警察带孟xx到传销地点时,自己主动要求和警察一起离开传销组织,并主动向公安机关交代了本案事实,应属投案自首,还带领抓获了同案人员,依法应从轻或减轻处罚;另辩称自己出生于×年×月×日。其辩护人认为本案发生具有复杂的社会原因;金兴裕在案件中起次要作用,应认定为从犯,依法应当从轻、减轻或免除处罚;金兴裕犯罪时系未成年人,具有自首、立功情节,依法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金兴裕认罪态度好,系初犯;建议对金兴裕处以缓刑。
  经审理查明,2010年7月23日,被害人孟xx被被告人燕忠等人所在的非法传销组织以招工为名骗至三门峡,17时许,孟xx被燕忠接至三门峡市湖滨区崖底街道家王庄村传销窝点后发现被骗,当即要离开,燕忠及其安排的被告人周建刚、王世海、张德伟、金兴裕与韩庆毅、田磊(另案处理)等人上前拦住孟xx,将其手机抢走,将孟xx按倒后强行抬进窑洞继续殴打、威胁,并由孟xx的口袋中将其携带650元现金、银行卡、身份证强行搜出扣留。之后,被告人燕忠安排被告人周建刚做孟xx的“师傅”,对其进行看管。24日凌晨,孟xx趁机逃离传销窝点报警,后公安人员陪同孟xx回到传销窝点找回其手机,涉案款项未能追回。被告人金兴裕与其他传销人员一同被带至公安机关。后被告人金兴裕带领公安人员抓获被告人燕忠、周建刚、王世海、张德伟。经三门峡市公安局法医鉴定,被害人孟xx面、颈部、肢体软组织损伤,其伤情为轻微伤。经三门峡市价格认证中心鉴定,涉案的孟xx手机价值360元。
  在本院审理过程中,被告人金兴裕的亲属代为退赔1010元。
  公诉机关当庭出示了下列证据:
  1、被告人供述
  (1)被告人燕忠供述:2010年7月23日下午三四点左右,我们传销团队的大主任毕怀金给我打电话,让我到三门峡市火车站去接一个姓孟的男子。这个姓孟的男子是我们传销团队的韩超超以让其来开挖掘机的理由骗过来的。我到火车站接到姓孟的男子,我就给姓孟的男子说我是开挖掘机的司机,并骗他说是老板让我接他的。我就带着姓孟的男子到了在三门峡市家王庄的传销窝点。姓孟的男子到了我们传销窝点后,知道我们是在搞传销的,就说去看看工地,说着他就往外走,边走边打电话。我就与我们传销团队的韩超超、韩清毅、田磊、周建刚、王世海、张德伟、金兴裕、杨志斌、冯意、张旭东、伊海亮、贺泽军等十多个人追出去,拦住他,不让他走。韩清毅、田磊上前把姓孟的男子按倒在地上,把姓孟的男子的手机抢走。之后我和韩超超、韩清毅、田磊、周建刚、王世海、张德伟、金兴裕、杨志斌、冯意、张旭东、伊海亮、贺泽军等十多个人对姓孟的男子实施殴打,并把他抬到我们所住的窑洞里面,又对他殴打,让他蹲马步。之后我出去给毕怀金打电话,汇报姓孟的男子不愿在我们传销窝点及我们对其进行殴打的情况。毕怀金说:“把他拉回去搞,别让他跑了。”我进到窑洞见姓孟的男子坐在板凳上,韩清毅、田磊坐在姓孟的男子对面,王世海、周建刚、张旭东、伊海亮、贺泽军、金兴裕、杨志斌、冯意、张德伟都围在周围。田磊往姓孟的男子胸口踹了一脚,姓孟的男子仰面摔倒在地上,起来后用手捂着胸口。韩庆毅、田磊还强行搜了姓孟的身,把姓孟的男子身上的钱包及手机给拿走了,包内有650多元人民币,一张姓孟的身份证,两张银行卡。我们就把姓孟的男子带到我们住的寝室内看着他。
  我们强行搜姓孟的男子的身,并把他身上的钱包、手机拿走主要为了要他的钱,然后强行让他用这些钱 购买我们的产品。如果他身上的钱不够购买一份产品,我们就强行让他交出银行卡的密码,我们再到银行取钱,或者让他家里人给汇钱。我们把他的手机拿走是怕他打电话报警。
  (2)被告人周建刚供述:2010年7月23日中午1点多,我们的管家燕忠就告诉我们,让我们下午到租住屋后面的窑洞里面等着新人来上课,他就出去接新人去了。下午5点多,燕忠从外面带回一名男子来到窑洞里面。当时,这名男子看到窑洞里面有我们很多人,他就转身要走,并且还说要去看看工地施工的情况。金兴裕他们就上前挡在门口不让这名男子走掉,他们还说既然来了就进来坐坐嘛,可这名男子根本就听不进他们说的话,执意往外走。当这名男子走到大门处时,我也跟了过去看到金兴裕他们硬把他抬回到窑洞里面。燕忠、王世海、张德伟、金兴裕、田磊、韩庆毅等人就对他拳打脚踢教训他,我也朝他腿部狠狠踹了一脚。他没有反抗只是在向我们求饶,问我们到底想干什么。我们就对他说加入我们的传销组织,我们还威胁他说这里的人只有被送出去的,还没有一个人是能够从这里跑出去的。韩庆毅和田磊就开始强行搜他的身,把他身上的身份证、银行卡、现金650元钱,还有手机搜了出来。这名男子护着他的手机不让我们抢走,陆宝庆就上前硬夺他的手机,在夺的过程当中,还把他的手机内屏给弄坏了。我们把他随身物品抢走后,我不清楚是谁还给他打了一张条,条上只是记录着他身上的现金数、一张银行卡、一张身份证,还有那部被夺坏内屏的手机。我们组织让我当他的师傅,我就给我们的领导毕怀金打电话确认,毕怀金在电话里面说让我当这名男子的师傅。我就开始做这名男子的师傅,管家燕忠还把这名男子的手机和身份证交给了我,他把现金650元钱和银行卡拿走。这时,我才知道这名男子名叫孟xx,我就开始安抚孟xx,叫他在这里老实一些,他脸上被打伤了。到了晚上,我把他安排在地铺的最中间地方休息,他身边两侧都睡有人,我睡在离房门最近的地方。另外,院里的大门处还有我们两个人看着, 24日凌晨4点多,有人敲门我就把房门打开,警察带着孟xx一起来。这时我才意识到孟xx趁我们熟睡的时候跑掉了。还有几个人不想呆在我们组织的人趁警察来就走掉了。我们等警察走掉以后,燕忠就带我、王世海、张德伟转移到家王庄另外一个租住处。今天下午3点多,我们在家王庄村另外一个租住处被警察带走。给孟庆中打条,是为了让他觉得我们不会要他的东西,但如果他日后还是不想加入我们的传销组织,我们就会从他的随身物品当中的银行卡内取钱来强迫他购买我们的产品。
  (3)被告人王世海供述:我是2010年7月份从陕西渭南市来三门峡市搞传销的。7月23日中午1点多的时候,管家燕忠就告诉我们,让我们下午到租住屋后面的窑洞里面等着新人来上课,他就出去接新人去。到了下午3点多,燕忠从外面带回一名男子来到窑洞里面。这个男子进到我们所在的窑洞看到窑洞内有很多人,就要走。金兴裕他们几个人拦住他不让他走,但是这个被骗过来的人坚持要走。这名被骗来的男子不听他们说,从窑洞里出来,走到大门口处,我也跟着出去。这个被骗来的男子拿着他的手机打电话,杨志斌、田磊他们就上前硬夺他的手机,最后他的手机屏幕被弄破了。我,金兴裕,燕忠,张德伟我们几个把这个被骗来的男子硬抬回到窑洞里面。燕忠、金兴裕,还有田磊、韩庆毅等人就对他拳打脚踢教训他。我朝他的背上用手掌拍了五六下,命令他坐直。田磊、韩庆毅用脚朝他胸口踹,边踹边问他家里有钱没有。这个被骗来的男子向我们求饶,我们就围在这个被骗来男子周围附和田磊,韩庆毅的问话。田磊、杨志斌就开始搜他的身,把他身上的身份证、银行卡、现金都搜了出来。田磊,杨志斌他们让这个被骗来的男子做蹲下起立,做了几十下就做不动了,我和杨志斌,冯奕按着这个被骗来的男子,强迫他做蹲下起立。做了二十个休息一会,一连做了二次二十个蹲下起立,这个被骗来的男子实在做不动了,田磊让这个被骗来的男子自己写一张单子,把这些东西都写上,单子上只是记录着他身上的现金数、一张银行卡、一张身份证,还有那部被夺坏屏幕的手机。燕忠让周建刚当这个被骗来的男子的师傅,周建刚就给我们的领导毕怀金打电话确认,毕怀金在电话里面说让周建刚当这名男子的师傅,田磊把这个被骗来的男子的手机和身份证交给周建刚,燕忠把从这个被骗来的男子身上搜出来的650元钱拿走。从他身上抢来的东西不会还给他,抢来的650元上交给毕怀金全权处理,手机、银行卡、身份证交给他的师父周建刚暂时保管。吃完饭后,燕忠,周建刚,田磊安排这个被骗来的男子睡觉,他身边两侧都睡有人,另外,院里的大门处还有杨志斌,冯奕两个人看着。晚上发现这个被骗来的男子不见。警察带着这个被骗来的男子一起进来,才知道这个被骗来的男子趁我们熟睡的时候跑掉了,这个被骗来的男子回来拿手机和身份证。等警察走掉以后,燕忠就带我、王世海、张德伟转移到家王庄另外一个租住处。下午3点多,我们在另外一个家王庄村的租住处被抓住了。
  (4)被告人张德伟供述:2010年7月23日18时,燕忠让我和周建刚俩人在寝室等着,一会要来一个新人,他去接人,等一会他把人接回来后直接把人带到后面的窑洞里给他做思想工作。到18时30分左右,燕忠从外面带回来一个男子。我和田磊、韩庆毅、王世海、金兴裕没进窑洞,在外面看着不让这个男子逃跑。没过多久我们几个看见这个男子手里拿了一个黄色的包从屋里走出来了,边走边打电话。我和田磊、韩庆毅、王世海、金兴裕、周建刚、杨志斌几个人上去把这个男子摁倒在租住的院子里,把这个新人的电话夺走,对这名新人拳打脚踢。这个新人反抗的比较厉害,一直用右手握住他的右边的裤子口袋。我摁住这个男子的左手,往这个男子的左胳膊上打了一拳,田磊往这个男子的腿上踹了两脚,韩庆毅按着这个男子的右胳膊,王世海和金兴裕他们两个按着这个男子的两条腿。之后我们六个把他抬到窑洞里,把这个男子往地上一扔,让他把身上的东西都掏出来。这个新人不配合,还是态度不好反抗的比较厉害,周建刚、杨志斌、王世海和我分别抓住这个新人的手脚不让他反抗。韩庆毅和田磊就开始殴打这个新人,并说把你口袋里的东西掏出来。这个新人不掏,韩庆毅和田磊就上去按着他强行从他口袋里边把钱包掏了出来并把他全身搜了一遍。我又进到屋子里,看到这个男子在地上坐着,没有坐好,我就上前用膝盖往这个男子的后背上顶了两下,让这名新人坐好。燕忠、田磊、韩庆毅、王世海、金兴裕和杨志斌他们几个在和那名新人谈话。燕忠就指着周建刚对这个新人说:“从现在开始这个人就是你的师傅,你的全部东西都放在他那里,你以后全部行动都要听你师傅的话,另外你还要听各位主任、老板的话好好考察。”燕忠就安排我、周建刚、金兴裕几个人看管着这个新人,我们几个人就在窑洞里边看管着这个新人,燕忠就拿着这个新人的随身带的物品出去了,之后我就去吃饭,吃完饭后燕忠安排我和张旭东在门口盯梢。到了7月24日凌晨3点左右我和张旭东发现警察来了,我和燕忠、韩庆毅和张旭东就转移到今天我被抓的地方。那名男子身上被抢来的东西,说是还给他,根本不会还给他。
  (5)被告人金兴裕供述:2010年7月23日下午5点多,我们寝室的领导韩军毅给我说毕怀金他们寝室今天下午要来个新人,他就叫我去毕怀金的寝室去帮他们凑个人数。毕怀金寝室的管家燕忠给我们说让我们在后边窑洞里边等着,一会他带过来新人后就直接在窑洞内做思想工作。我们八九个人就在那里等了一两个小时左右,我看见燕忠接了一个新人过来。这个新人来了以后一看情况不对就提着他随身携带的包往大门口走。毕怀金他们寝室的几个人就跑过去把大门堵住不让那个新人走。那个新人边走就边打电话想报警,他们就上去把这个新人的电话抢了过来围着他,但是这个新人个子比较高也比较壮实,不听话还要走,毕怀金他们寝室的人就上去把这个新人按倒在地上。韩庆毅、田磊、周建刚、杨志斌、王世海他们几个人就抬着这个新人把他抬到后边的窑洞里。那个新人到窑洞里边后还是反抗的比较厉害。周建刚、杨志斌、王世海和我分别抓住这个新人的手脚不让他反抗,韩庆毅和田磊就开始殴打这个新人,田磊上去朝这个新人胸部打了几下他就出去了,韩庆毅朝那个新人身上踹了一脚。燕忠让他随身带的所有的东西全部掏出来放地上。这个新人看着没有办法就把他随身携带的所有物品都拿出来放到了地上。燕忠就指着周建刚对这个新人说:“从现在开始这个人就是你的师傅,你的全部东西都放在他那里,你以后全部行动都要听你师傅的话,另外你还要听各位主任、老板的话好好考察”,然后燕忠就安排我、周建刚、张德伟几个人看管着这个新人,我们几个人就在窑洞里边看管着这个新人,燕忠就把他随身携带的全部物品全部带走了。谁知晚上这个新人趁我们几个人睡觉后就偷偷跑了。当时我和周建刚、杨志斌、王世海分别抓住这个新人的手脚不让他反抗,韩庆毅和田磊就上去对这个新人拳打脚踢的。后来在谈话的时候,韩庆毅和田磊又分别朝这个新人胸部踹了七八脚。传销组织不成文的规定,新人被骗来,身上的钱、手机、银行卡都要交出来。我们抢走孟庆中的钱、手机和其他东西都不会还给他。
  2、被害人孟xx陈述:2010年7月21日晚上我上网时看到一则招工信息招聘挖掘机、装载机驾驶员,每月工资两千至三千元。我就打算应聘。对方自称是开发房地产搞工程的,说让我过来先干段时间,根据我的表现给我定工资。7月23日下午4点50分左右,我坐火车来到三门峡。在三门峡火车站给对方打电话说我已经到三门峡,有一个二十多岁的男的来到车站接我。这个男的就带着我坐出租车去了家王庄村,就把我领到村里面一处院子里。我一进到一楼屋子里,看见屋内摆放有好几张长条凳子,院子里、屋里有不少人,我观察了周围环境意识到不对劲,就决定赶紧跑出去。我刚跑到院门口,他们就追上来把我抓住,他们中间有几个人就分别抓着我的胳膊和腿,把我抬到院内一楼的屋子里。有四个人分别抬住我的胳膊和腿让我仰坐在长条凳子上,我当时身体被他们几个人抬着失去重心,我头后仰着就见有一个人从我身后撩起他身上穿着的一件黄色上衣下摆把我的头蒙上。接着就有人开始用脚朝我两条大腿和腰部使劲踹。他们踹了我一会,有一个人就问我:“你还跑不跑?”,我害怕再被他们打就说:“我不跑了”。这个人就说:“你不是要跑吗,你再跑就打断你的腿,把你眼珠子挖下来。”我当时赶紧求饶说:“不跑了。”他们就把我放开,这时有一个男的就命令我把鞋脱了。我怕不听他们的话,他们再打我,于是我就把鞋脱下来,然后这个男的又命令我坐在板凳上坐好,双腿并拢两手放在膝盖上。这个男的就开始向我问话,他问我家是哪里的、家里有几口人、家里存折有多少钱、我是干什么的、每月工资是多少,如果我回答的稍微慢一点,或者他对我的回答不满意,他就用脚踹我。接着又换一个男的来审问我,也是他问一句我回答一句,如果我回答的慢或者他认为我没讲实话,他就朝我身上踹。就这样连着有四个男的轮番审问我,他们不满意我的回答就踹我。审问完我后,有一个男的说我不老实,没有对他们讲实话,就说要罚我做二百个蹲下站起的动作。我做了几十个腿没劲了,我站起来说我做不动了,有两个男的上前一人一边一只手抓住我胳膊,一只手放在我肩膀上使劲往下摁。我被摁的蹲在地上,可这两个人还不松手,用手压着我肩膀继续往下使劲摁。我身体承受不住,被摁的双腿跪在地上。接着这两个男的又拽着我的胳膊把我拽起来站好,接着又摁住我肩膀朝下摁,又把我摁跪倒在地上。就这样他们把我提起来又摁跪倒来回折磨了我五、六次,他们看我实在做不动了,就让我坐在凳子上。有一个男的就问我:“老实不老实,以后还跑不跑。”我说我不跑了。接着他们就带我到另外一个房间吃饭。吃完饭后他们就带我去到一个房间里,其中一个男的看起来像是他们中的领头的,这个领头的男的就安排当中另外一个男的当我的师傅。他们又给我在屋内地上找了一个地铺,就让我晚上睡在那里。当时屋子有五、六个人,这个领头的男的走后还有人从外面把这间屋子的门锁住。我躺在那里假装睡觉,我观察周围的人都睡着了,我就偷偷把屋子里的后窗打开,翻窗跑了出去。我来的时候身上带的手机、钱包里面装的现金650元、银行卡等财物都被他们抢走了。我跑出去后就报警,回到那个院子手机找回来了。
  3、证人张xx证言证实:被传销人员骗至三门峡市郊区一个村庄。7月23日晚上,屋里一个搞传销时间比较长的男子让我们五六个人进到屋里。我透过门帘缝看到一个男子提着红色袋子进到屋里(后来我知道他叫孟xx)。他看到屋里很多人就想走。他开门跑了,屋里搞传销的人就追了出去,之后我听到叫的声音,过了一会儿四五个人抬着孟xx进来,有不少人围着他。我听到一个男子问孟xx家里几口人,家里经济条件怎样,孟庆中回答的很紧张,还有人问孟庆中身上带了多少钱,孟xx说身上没钱。接着我听到有人说他不老实,之后听到有人打他的声音,还听到孟xx的惨叫声。我看见孟xx坐在一个塑料凳子上,周围围了六七个人。孟xx身上不少土,脸上有一道红色划痕,好像流血了。凌晨警察去了,我就从传销窝点出来了。
  4、被害人孟xx辨认笔录,证实经被害人孟xx辨认指出燕忠是从火车站接他,并参与对其实施抢劫的人;周建刚是在家王庄一院内对其实施抢劫,并当其师傅的人;王世海是在家王庄一院内对其实施殴打并参与抢劫的人;金兴裕是在家王庄一院内抓住其胳膊参与对其实施抢劫的人。
  5、关于被告人金兴裕到案情况,公诉机关提供了下列证据:
  (1)2011年6月20日三门峡市公安局特警四大队民警尉小强说明材料称,2010年7月24日凌晨接110指令,有人报警被抢,赶至现场,孟xx称物品被传销人员抢走。在其指引下找到位于家王庄的传销窝点。孟xx找到其随身携带的物品,后将在传销窝点要求离开的两名男子和孟xx一并带走,移交至涧南派出所。
  (2)2011年6月20日三门峡市公安局涧南派出所原所长刘鑫说明材料称,2010年7月24日早上,发现在值班室有传销人员,询问值班民警牛超得知系由巡警从家王庄传销窝点解救出来。后从孟庆中口中得知在值班室内的一名男子曾在传销租住处伙同他人对其进行抢劫,后经证实该名传销人员为金兴裕,后将孟xx、金兴裕移送至湖滨分局刑警队处理。
  (3)2011年6月20日民警牛超说明材料称,2010年7月24日巡警队移交三名传销人员至涧南派出所,随后和刘鑫对孟xx询问了解情况。孟xx陈述被骗至三门峡传销窝点遭到传销人员抢劫,并指认一块来派出所的一名传销人员曾参与对其抢劫,后经询问孟xx指认的该名传销人员叫金兴裕,将孟xx、金兴裕移交湖滨分局刑警队处理。
  还有提取到案的孟xx被抢财物清单,证实孟xx被抢走人民币650元,身份证一张、银行卡两张、手机一部;三门峡市公安局湖滨分局刑警大队抓获经过,证实被告人金兴裕到案后带领公安机关抓获同案燕忠、周建刚、王世海、张德伟的事实;三门峡市公安局湖滨分局刑警大队破案报告,证实了发、破案情况;三门峡市公安局刑事技术科学研究所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证实经鉴定孟xx面部、颈部、肢体软组织损伤,伤情为轻微伤;三门峡市价格认证中心价格鉴定结论书,经鉴定孟xx的摩托罗拉手机价值360元;2011年3月21日四川省广安市公安局肖溪派出所说明,证实由于1992年医疗系统未出台办理医学出生证明规定,金兴裕出生时并无医学出生证明。经查肖溪镇户籍编码本记录,金兴裕确系×年×月×日出生;还有被害人伤情照片、各被告人指认现场照片;被告人燕忠、周建刚、王世海、张德伟、金兴裕户籍证明等在卷。
  辩护人在庭审中提交2010年3月25日四川省广安市广安区肖溪镇富强村村民委员会证明称,经调查金兴裕实际出生于×年×月×日,上户口时误登为1992年5月11日。
  本院认为,被告人燕忠、周建刚、王世海、张德伟、金兴裕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伙同他人采用暴力手段当场劫取被害人孟xx财物,其行为均已构成抢劫罪。公诉机关指控各被告人抢劫罪名成立,应予支持。被告人燕忠、周建刚、王世海、张德伟、金兴裕就抢劫活动事先有通谋,且均积极参与实施本案犯罪,不区分主、从犯,但被告人周建刚、王世海、张德伟、金兴裕在共同犯罪中相对被告人燕忠所起作用较小,量刑时可酌予从宽处罚。被告人金兴裕到案后协助公安机关抓获多名同案犯,是立功,依法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燕忠、周建刚、王世海、张德伟辩解及被告人燕忠的辩护人辩护称主观上没有抢劫的故意,不构成抢劫犯罪的意见,经查被告人燕忠在侦查机关明确供述:“拿走姓孟的男子钱物时给他打清单,给他说东西不会少的。这些都是骗人的,就是让他心里麻痹,其实他的钱和银行卡我都交给领导了。从姓孟的男子身上抢的这些钱上交领导后就算是我们团队的成绩,如果我们交的钱越多我们得到的提成就越多。我们把银行卡上交就是为了下一步工作,如果姓孟的不配合我们,我们下一步工作就是想办法逼问密码,得到密码后我们就可以把银行卡内的钱取出来”,被告人周建刚、王世海、张德伟、金兴裕在侦查机关均供述抢走孟xx的钱不会再退还,可证实各被告人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他人钱财的故意,各被告人对被害人孟xx施以殴打、威胁,强行搜身劫取财物,符合抢劫罪的构成要件,故被告人燕忠、周建刚、王世海、张德伟辩解及被告人燕忠的辩护人关于不构成抢劫罪的意见不予采纳。被告人燕忠当庭辩称只拿走被害人孟xx600元,与其及同案人员在侦查机关的供述不符,且与提取到案的被告人等劫取财物后向被害人孟xx出具的“条据”记载现金650的事实不符,该辩解不予采纳。被告人燕忠的辩护人关于燕忠听命于传销组织的领导,所起作用较小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燕忠将被害人孟xx带回传销窝点前向本案其他被告人进行了安排,并伙同他人对被害人孟xx殴打、威胁,强行搜身劫取财物,所起作用相对本案其他被告人较大,辩护人的该辩护意见不予采纳。被告人王世海、张德伟、金兴裕当庭辩称没有殴打孟xx的意见,经查各被告人在侦查机关的供述可明确证实被告人周建刚、王世海、张德伟、金兴裕均对被害人孟xx实施了人身控制、殴打、威胁行为,故该辩解不能成立。被告人金兴裕及其辩护人所提协助抓获同案有立功行为的辩护意见,予以采纳;关于被告人金兴裕有自首情节的辩解、辩护意见,经查被害人孟xx在逃离传销组织后,由民警陪同返回传销窝点找寻个人物品时,被告人金兴裕提出随同离开传销窝点,其主观意愿是脱离传销组织,被带至公安机关后被害人孟xx已向公安人员指认被告人金兴裕参与对其实施殴打、抢劫,经讯问被告人金兴裕供述了参与本案的事实经过,被告人金兴裕到案过程不具有投案的主动性和自愿性,故有关金兴裕构成自首的辩解、辩护意见,不予采纳;被告人金兴裕及其辩护人所提金兴裕出生日期为1992年11月11日及犯罪时系未成年人的意见,经查被告人金兴裕自到案后多次供述其出生日期为1992年5月11日,与调取的其常住人口基本信息相符,辩护人当庭提交的被告人金兴裕户籍所在地村委会出具的金兴裕出生日期登记有误的证明材料,缺乏证明效力,故所提关于被告人金兴裕犯罪时系未成年人的辩解、辩护意见不予采纳;其辩护人关于被告人金兴裕系从犯的辩护意见,亦不予采纳。被告人金兴裕的亲属代为退缴赔偿被害人损失,可视为被告人金兴裕有悔罪表现,依法可以酌情从宽处罚。根据本案事实、情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八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燕忠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8000元;
  被告人周建刚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7000元;
  被告人王世海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7000元;
  被告人张德伟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7000元;
  被告人金兴裕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二个月,并处罚金6000元。
  (刑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被告人燕忠的刑期自2010年7月25日起至2014年7月24日止,被告人周建刚的刑期自2010年7月25日起至2014年1月24日止,被告人王世海的刑期自2010年7月25日起至2014年1月24日止,被告人张德伟的刑期自2010年7月25日起至2014年1月24日止,被告人金兴裕的刑期自2010年7月25日起至2012年9月24日止)。
  (罚金限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缴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向河南省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五份。

审 判 长 刘 伟
人民陪审员 张 敏
人民陪审员 范俊杰
二0一一年七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尤 瑾



 相关法律案例判决书搜索:

  
中国·司法库网站 Copyright © 2009-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Sifaku.com 本站所有信息仅供参考,不作为主张权利的依据!
如果对本站有任何意见建议,请发送邮件至法律法规大全和法律案件判决书查询网站邮箱或者【在线留言】,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陕ICP备100070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