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在线解答法律咨询
 

系统消息:

没有最新消息。

一键登录  一键注册并登录
法规法规大全,法律案例判决书查询,律师在线解答法律咨询

【案例标题】上诉人中国农业银行天峨县支行与被上诉人黄秉生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二审判决书
【发文文号】(2010)桂民一终字第8号
【审判法院】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
【审判日期】2011年1月10日

【同时按下"Ctrl"和"F"键可以在判决书全文中检索关键词】  

上诉人中国农业银行天峨县支行与被上诉人黄秉生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二审判决书

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 (2010)桂民一终字第8号

2011年1月10日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农业银行天峨县支行。
  负责人卢文莉,行长。
  委托代理人龙达忠,该行干部。
  委托代理人罗政岐,弘生联合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黄秉生。
  上诉人中国农业银行天峨县支行(以下简称农行天峨支行)与被上诉人黄秉生借款合同纠纷一案,河池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9年11月25日作出(2007)河市民一初字第39号民事判决,农行天峨支行不服,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于2010年1月19日受理后,依法组成由审判员杜丹担任审判长,审判员杨宁群、代理审判员谢素恒参加的合议庭,于2010年3月18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书记员孙晓静担任法庭记录。上诉人农行天峨支行的委托代理人龙达忠、罗政岐,被上诉人黄秉生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黄秉出生于×年×月×日在农行天峨支行存入定期储蓄存款19万元,期限三年,年利率12.24%;1994年12月9日存入定期储蓄存款5万元,期限五年,年利率13.86%;1995年7月30日存入定期储蓄存款25万元,期限五年,年利率13.86%。1995年3月3日,黄秉生与农行天峨支行签订《借款合同》和《抵押合同》,约定黄秉生以1994年5月4日及1994年12月9日存入的定期储蓄24张存单作质押,向农行天峨支行借款25万元,期限6个月,利率10.98%上浮20%等。1995年8月14日,黄秉生与农行天峨支行又签订《借款合同》和《抵押合同》,约定黄秉生以1995年7月30日存入的定期储蓄3张存单作质押,向农行天峨支行借款25万元,期限12个月,利率10.05%上浮20%,如逾期不归还借款,银行有权处理其抵押物等。1997年5月15日,农行天峨支行十字街分理处以转帐的方式支取黄秉生19张质押定期储蓄存单的定期存款本金合计19万元,并结算该定期存款本金19万元的储蓄利息为69882.95元。同日,农行天峨支行十字街分理处通过转帐的方式将上述存款本息259882.95元转到农行天峨支行营业部作为扣收黄秉生的贷款本息,农行天峨支行营业部将上述本息259882.95元分别以70128.95元和189754元划入还贷款的帐号。1999年12月13日,农行天峨支行十字街分理处是以现金收取的方式支取黄秉生5张质押定期储蓄存单的定期存款本金合计5万元,并结算该定期存款本金5万元的储蓄存款利息为34655.5元,利息税为147.4元,税后利息为34508.1元并以现金收取的方式予以支取。同日,农行天峨支行营业部以收取现金的方式出具收取上述存款本息84508.1元扣收黄秉生的贷款本息的《收回农业贷款凭证》。2000年8月3日,农行天峨支行营业部以现金收取的方式支取黄秉生3张到期质押定期储蓄存单的定期存款本金合计25万元,并结算该定期存款本金25万元的储蓄存款利息为173270.63元,利息税为5182.38元,税后储蓄存款利息为168088.25元。同日,农行天峨支行营业部向黄秉生出具2张编号为BJ00414027、BJ00414028的第一联《收贷凭证》,该凭证注明收款人农行天峨支行收回还款人黄秉生贷款本金现金合计26万元。以上,农行天峨支行处分黄秉生27张质押定期储蓄存单的定期存款本金合计49万元,并结算该定期存款本金49万元的储蓄利息为277809.08元(69882.95+34655.5+173270.63),本息合计为767809.08元,扣除利息税5329.78(147.4+5182.38)后本息为762479.3元。
  本案一审期间,法院根据农行天峨支行的申请,依法委托河池市龙江联合会计师事务所对农行天峨支行与本案有关的账目进行审计。一审法院委托审计的内容是:1、天峨县农行营业部2000年8月3日全天账目收支是否平衡的情况;2、黄秉生是否于2000年8月3日持现金417,669.77元到农业银行天峨县支行营业部还贷;3、农业银行天峨县支行是否于2000年8月3日以系统内账务划转形式处分了黄秉生储户的存单?用途?金额?4、黄秉出生于×年×月×日缴付壹万元是否入账?5、农业银行天峨县支行通过处理黄秉生质押存单的方式来清收黄秉生所欠天峨县农行债务的过程及方式有无违法或虚假的行为?2009年8月3日,河池市龙江联合会计师事务所作出河龙会鉴字(2009)第01号《关于对中国农业银行天峨县支行与黄秉生担保借款合同纠纷的司法会计鉴定报告》。该鉴定报告结论为:1、经核实、取证,天峨县农行营业部2000年8月3日行号:8183,所号001中国农业银行储蓄日报表,全天账目的收支是平衡的。但是,依据对天峨县农行营业部对公专柜、营业部储蓄专柜2000年8月3日当天的现金收入登记簿和现金付出登记簿支出手工记录进行审核,对公专柜的现金收入是417,669.77元,储蓄专柜的现金付出是418,088.25元,相差418.48元,未有编制会计记账凭证;2、天峨县农行提供的会计资料不完整。天峨县农行未有提供黄秉生2000年8月3日当天、当月、当年贷款还款明细账,即黄秉生的贷款专用账户7010096和7410121账户,由于天峨县农行营业部未有提供营业部储蓄专柜现金收入、现金付出会计分录凭证和会计明细账记录,天峨县农行未有提供相关2000年8月3日当天发生的天峨县农行营业部对公专柜和储蓄专柜分别用电脑打印的现金收入、现金支出流水账,未有按《现金管理暂行条例》规定,对大额现金进行转账结算,在“收贷凭证”上未注明划收黄秉生贷款本金、利息,而是用现金收付来处理上述现金418,088.25元和417,669.77元,在处分黄秉生250,000.00元质押存单时,未有通过黄秉生签字。因此,我们无法正确判断,并作出相关的司法会计鉴定结论;3、关于天峨县农行于2000年8月3日以系统内账务划转形式处分了黄秉生储户的存单、用途、金额事项。事务所只是根据核实,将天峨县农行于2000年8月3日处分黄秉生储户的存单、本息、用途、金额及会计记账分录按材料记录的分别列出。没有作出具体的结论性意见;4、由于天峨县农行未能提供1998年度天峨县油脂公司和黄秉生的收贷明细账,不能确认1998年9月21日黄秉生缴付的10,000.00元贷款利息是入天峨县油脂公司的账内,还是入黄秉生个人的账内;5、依据双方借款合同、抵押合同条款约定,存在天峨县农行与黄秉生双方都未分别签订延期归还贷款的合同和协议。天峨县农行未有提供黄秉生贷款逾期一个月后,应发给黄秉生贷款户的“小额存单抵押贷款扣收通知单。天峨县农行自1995年3月3日黄秉生质押定期存单向天峨县农行贷款之日起至2000年8月3日天峨县农行通过处理黄秉生质押存单的方式来清收黄秉生所欠天峨县农行债务止,按金融企业会计制度规定天峨县农行应设置黄秉生以质押定期存单490,000.00元向天峨县农行营业部贷款500,000.00元的存贷本金和利息的连续明细分类账户,天峨县农行没有提供黄秉生以质押定期存单490,000.00元向天峨县农行贷款500,000.00元应设置的明细账户给我们审计组。依据规定,天峨县农行在处理黄秉生质押定期存单归还所欠天峨县农行债务过程中,应该通过黄秉生签字认可,但审计组在审核过程中均未发现有黄秉生签字认可的笔迹,天峨县农行在处分黄秉生个人质押存单490,000.00元过程中全部都是由他人代签的。天峨县农行营业部储蓄专柜2000年8月3日处分黄秉生定期存单250,000.00元,存单利息173,270.63元,利息税5,182.38元,税后利息168,088.25元,应退给黄秉生418.48元现金的过程中,天峨县农行没有提供在处分黄秉生定期存单应付给黄秉生本息的会计分录。天峨县农行在处分发生的现金收入、现金支出等业务时,没有依据有关制度规定,应执行“钱账分管”的基本原则。
  一审法院认为,黄秉生与农行天峨支行分别于1995年3月3日、1995年8月14日签订的《借款合同》、《抵押合同》,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内容没有违反法律的规定,未损害国家、集体、他人的合法权益,主体、形式、内容均符合法律的规定,合法有效,应受法律保护。
  关于黄秉生与农行天峨支行是否就黄秉生的质押存单存款本息与贷款本息进行了最终结算,农行天峨支行是否已退给黄秉生结算款418.48元,本案是否超过诉讼时效的问题。该院认为,黄秉生以本人的存单向农行天峨支行质押贷款,其逾期还贷后,农行天峨支行处分了黄秉生质押存单的存款本息用于偿还黄秉生的贷款本息。对于农行天峨支行用黄秉生质押存单中存款本息来偿还黄秉生的贷款本息,农行天峨支行提供的一份证据单据,记载25万元定期存款本息为418088.25元,26万元贷款本息为417669.77元,定期存款本息与贷款利息相减,尚余定期存款本息为418.48元,退还黄秉生。但该单据没有黄秉生的签字认可,诉讼中黄秉生也一直不认可该单据的结算,且农行天峨支行亦未能提供黄秉生已领取该款或双方最终对黄秉生质押存单存款本息与黄秉生贷款本息已进行了结算的其他证据。为此,可认定该单据不是双方的最终结算。因此,农行天峨支行主张已将黄秉生尚余的定期存款本息418.48元退还黄秉生及黄秉生诉请时效已过的主张没有事实依据,该院不予支持。
  关于农行天峨支行营业部于2000年8月3日向黄秉生出具编号为BJ00414027、BJ00414028二张《收贷凭证》,合计26万元,是黄秉生以质押存单存款外的现金偿还,还是农行天峨支行通过提取黄秉生质押存单存款内的款项作为现金偿还,黄秉生1998年9月21日偿还的贷款利息10000元,是归还其本人贷款利息,还是归还天峨县油脂公司贷款利息的问题。该院认为,首先,黄秉生提供的两张《收贷凭证》,证明其是另拿现金还贷而不是农行天峨支行处分存单存款还贷。其次,农行天峨支行虽提供了支取质押存单存款的证据,但该证据不能否定其出具的BJ00414027、BJ00414028二张《收贷凭证》。再次,根据河池龙江联合会计师事务所作出的河龙会鉴字(2009)第01号《关于对中国农业银行天峨县支行与黄秉生担保借款合同纠纷的司法会计鉴定报告》,未否定黄秉出生于×年×月×日以质押存单存款外现金26万元偿还农行天峨支行贷款。因此,农行天峨支行主张2000年8月3日,其是通过提取黄秉生质押存单存款内的款项偿还黄秉生贷款,向黄秉生出具编号为BJ00414027、BJ00414028二张现金26万元《收贷凭证》的理由证据不足,不予采信。对于1998年9月21日,农行天峨支行出具的《现金收入传票》,“收黄秉生贷款利息10000元”,该款是偿还黄秉生的贷款利息还是归还天峨县油脂公司贷款利息。农行天峨支行主张是黄秉生归还天峨县油脂公司贷款利息,因其未提供证据证实,且河池龙江联合会计师事务所作出的河龙会鉴字(2009)第01号《关于对中国农业银行天峨县支行与黄秉生担保借款合同纠纷的司法会计鉴定报告》认为,农行天峨支行未能提供1998年度天峨县油脂公司和黄秉生的收贷明细账,不能确认1998年9月21日黄秉生缴付的10,000.00元贷款利息是入天峨县油脂公司账内,还是入黄秉生个人账内。因此,农行天峨支行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故应认定黄秉生1998年9月21日归还的贷款利息10000元是还其本人的贷款利息。
  综上,黄秉生应偿还农行天峨支行50万元的贷款本息为762060.82元。农行天峨支行分别于1997年5月15日、1999年12月13日、2000年8月3日支取黄秉生定期存款本息259882.95元、84508.1元、418088.25元用于还贷。1998年9月21日,黄秉生归还农行天峨支行贷款10000元,2000年8月3日归还农行天峨支行贷款现金26万元。农行天峨支行多支取了黄秉生的存款270418.48元用于还贷,应退还黄秉生。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六条、第二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一百零八条、第一百一十二条、第一百一十三条的规定,经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判决:一、农行天峨支行于本院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退还黄秉生的存款270418.48元及该款利息(其中10000元,从1998年9月21日开始计息,260418.48元,从2000年8月3日开始计息,按人民银行同期存款利率计息计至本院判决生效后的第十日止);二、驳回黄秉生的其他诉讼请求。本案受理费13800元,由黄秉生负担6900元,农行天峨支行负担6900元。鉴定费30000元,由农行天峨支行负担。
  农行天峨支行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1、一审判决认定黄秉生2000年8月3日拿现金26万元到农行天峨支行还贷,又认定当日农行天峨支行支取黄秉生定期存款418088.25元,该认定与事实不符。黄秉生持有的两张《收贷凭证》是农行天峨支行于2000年8月3日处分了黄秉生的质押存单而出具的给他的,并非是黄秉生拿现金到银行存款而出具的;2、一审判决认定黄秉生起诉没有超过诉讼时效,该认定错误。黄秉生自称2000年8月3日持26万元现金到农行天峨支行还款,已偿还全部借款,农行天峨支行未返还其定期存单。此时,黄秉生的权利已经被侵害,但黄秉生直至2007年8月28日起诉,时间已达七年之多,已超过诉讼时效。综上所述,请求撤销一审判决,驳回黄秉生的诉讼请求。
  黄秉生答辩称:1、2000年8月3日,我持26万元现金到农行天峨支行还贷,该行出具二张编号为BJ00414027、BJ00414028《收贷凭证》,并盖有“现金收讫”章,证实农行天峨支行收到我现金26万元。该26万元款项与农行天峨支行处分我的质押存单没有任何关系,系黄秉生拿现金26万元去还贷的。2、本案没有超过诉讼时效。质押存单的所有权属于黄秉生,存单上的钱存在银行不存在超过诉讼时效问题。综上所述,一审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请求维持一审判决
  二审期间,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供新证据,本院对一审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
  综合双方当事人的诉辩主张,本院归纳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为:1、一审判决认定黄秉出生于×年×月×日拿现金26万元到农行天峨支行还贷是否正确;2、黄秉生的起诉是否已超过法定的诉讼时效。
  本院认为,农行天峨支行与黄秉生签订的《借款合同》和《抵押合同》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内容没有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故应认定为有效合同。黄秉出生于×年×月×日、1995年4月14日分别两次向农行天峨支行贷款共计50万元,并以其49万元定期储蓄存单质押。因其逾期偿还农行天峨支行的贷款,该行分别于1997年5月15日、1999年12月13日、2000年8月3日三次扣收其到期的质押存单本息共计762479.3元,并出具相应的收贷凭证。2000年8月3日,农行天峨支行通过现金收讫方式解押扣收了黄秉生1995年7月30日的到期存单25万元及利息共计418088.25元,并出具编号为BJ00414027、BJ00414028二张《收贷凭证》给黄秉生收执。编号为BJ00414027的《收贷凭证》注明“收贷金额10000元,收回1995年3月3日发放1995年9月3日到期的贷款”。编号为BJ00414028的《收贷凭证》注明“收贷金额250000元,收回1995年8月14日发放1996年8月14日到期的贷款”。该二张《收贷凭证》盖有“现金收讫”章,均由农行天峨支行工作人员填写并交给黄秉生收执。黄秉生主张上述两张《收贷凭证》是其于2000年8月3日持现金26万元到农行天峨支行偿还本案贷款的凭证,因此,农行天峨支行多收取了其还贷款项,应予以归还。本院认为,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证据规则,黄秉生作为权利的主张者,对其权利存在的事实负有证明责任。黄秉生所提交的两张《收贷凭证》虽然可以证明凭证上所记载的两笔贷款本金共计26万元的归还形式是现金,但并不能直接证明还贷现金的来源。该现金的来源具有多种可能性,除黄秉生所主张的是其另提交现金给农行天峨支行归还贷款外,也有可能是农行天峨支行通过处理黄秉生的质押存单以现金方式抵扣的贷款。而除两张《收贷凭证》外,黄秉生并不能举出其他证据进一步证明其主张。因此,对于黄秉生的主张,作为孤证的《收贷凭证》没有达到高度盖然性的证明标准,负有举证责任的黄秉生对此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其关于26万元的主张因为证据不足,本院不予采信。
  此外,农行天峨支行除通过处理质押存单扣收了全部贷款本息外,还于1998年9月21日收取了黄秉生还贷现金10000元。农行天峨支行认可收到该笔款项,但主张该款项是黄秉生归还其承包经营的油脂公司的贷款,但上述主张与现金收入传票上记载的“收黄秉生贷款利息”10000元不相符,农行天峨支行又未能提交其他证据证明自己的主张,故对其该项主张本院不予采信,一审法院判令农行天峨支行归还10000元及利息给黄秉生,本院予以维持。
  综上所述,本院认为,黄秉出生于×年×月×日、1995年4月14日分别两次向农行天峨支行贷款共计50万元,截止到2000年8月3日,本息合计762060.80元。农行天峨支行分别于1997年5月15日、1999年12月13日、2000年8月3日三次扣收黄秉生到期的质押存单本息合计762479.3元,用于抵偿贷款,多扣了418.48元,再加上1998年9月21日农行天峨支行收取了黄秉生还贷现金10000元,但未用此款归还黄秉生的贷款,理应返还,农行天峨支行共计应退还给黄秉生10418.48元及利息。
  关于诉讼时效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第(一)项之规定:当事人可以对债权请求权提出诉讼时效抗辩,但对请求支付存款本金及利息的债权请求权提出诉讼时效抗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本案黄秉生起诉请求支付质押存单的存款及利息,天峨农行提出诉讼时效抗辩,依法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应予改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河池市中级人民法院(2007)河市民一初字第39号民事判决
  二、中国农业银行天峨县支行退还黄秉生10418.48元及利息(利息计算:10000元,从1998年9月21日起计息,418.48元,从2000年8月3日起计息,计至本案生效判决规定的履行期限最后一日止,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流动资金贷款利率分段计付)。
  三、驳回黄秉生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案件受理费13800元(黄秉生已预交),由农行天峨支行负担1380元,黄秉生负担1242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13800元(农行天峨支行已预交),由农行天峨支行负担1380元,黄秉生负担12420元。鉴定费30000元,由农行天峨支行负担。
  上述应付款项,义务人应于本案判决送达之日起10日内履行完毕,逾期则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权利人可在本案判决规定的履行期限最后一日起二年内,向一审法院申请执行。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杜 丹
审 判 员 杨 宁 群
代理审判员 谢 素 恒
二0一一年一月十日
书 记 员 孙 晓 静



 相关法律案例判决书搜索:

  
中国·司法库网站 Copyright © 2009-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Sifaku.com 本站所有信息仅供参考,不作为主张权利的依据!
如果对本站有任何意见建议,请发送邮件至法律法规大全和法律案件判决书查询网站邮箱或者【在线留言】,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陕ICP备100070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