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在线解答法律咨询
 

系统消息:

没有最新消息。

一键登录  一键注册并登录
法规法规大全,法律案例判决书查询,律师在线解答法律咨询

【案例标题】原告上海来伊份股份有限公司与被告北京来伊份商贸有限公司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
【发文文号】(2011)朝民初字第02216号
【审判法院】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
【审判日期】2011年5月16日

【同时按下"Ctrl"和"F"键可以在判决书全文中检索关键词】  

原告上海来伊份股份有限公司与被告北京来伊份商贸有限公司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 (2011)朝民初字第02216号

2011年5月16日

  原告上海来伊份股份有限公司,住×××
  法定代表人郁瑞芬,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杨成刚,北京市百瑞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北京来伊份商贸有限公司,住×××
  法定代表人刘松山,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蒋玲玲。
  原告上海来伊份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上海来伊份公司)与被告北京来伊份商贸有限公司(简称北京来伊份公司)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海来伊份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杨成刚到庭参加了诉讼,北京来伊份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上海来伊份公司起诉称:我公司是从事食品生产及连锁销售企业,于1999年注册了“来伊份”文字及图商标(简称来伊份商标)并使用至今。经过我公司的持续使用及广泛宣传,“来伊份”商标已为社会公众广为知晓,并先后获得上海市著名商标等荣誉称号,并被推荐申报中国驰名商标。2010年,我公司在北京申请设立分支机构时,发现被告北京来伊份公司已于2008年将该商标抢注为其企业名称,并且还在开设的店面招牌上使用了与来伊份商标文字及图形近似的标识。我公司认为,北京来伊份公司未经许可,擅自将我公司的知名商标注册为企业名称,且在店面上使用与我公司注册商标近似的标识,不仅直接导致我公司无法在北京地区注册分支机构,而且造成北京地区的消费者误以为其与我公司存在关联关系。因此,北京来伊份公司的行为构成了对我公司的不正当竞争。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北京来伊份公司停止使用含有“来伊份”字样的企业名称,赔偿我公司经济损失5万元以及为诉讼支出的律师费3.5万元。
  被告北京来伊份公司未答辩。
  经审理查明:上海来伊份公司曾用名上海爱屋食品有限公司,于2002年7月成立,主营食品分装、批发、零售及附设分支机构。2010年9月26日,经工商行政管理机关批准,该公司将企业名称变更为现名称。
  2007年6月7日,上海爱屋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分别在第29类和第30类商品上注册了来伊份文字及图商标,有限期限均为2007年6月7日至2017年6月6日。其中,前者核准使用的商标为果冻、肉脯、鱼制食品等,后者核准使用的商品为甜食、馅饼、面粉制品等。2008年9月14日,上海来伊份公司经核准受让取得了上述两商标。此后,上海来伊份公司将来伊份商标使用于其生产的食品上以及开设店面的牌匾上。上海来伊份公司还通过《消费日报》、《市场导报》等报刊进行广告宣传。
  2004年12月,“来伊份”品牌被授予“中国休闲食品知名品牌”。2007年、2009年,来伊份商标两次被评为上海市著名商标;“来伊份”休闲食品被评为2007年度、2008年度和2009年度上海名牌。
  2008年至2010年,上海来伊份公司先后在浙江、江苏、安徽、湖北、山东等省份设立了子公司,并均将“来伊份”作为上述公司的企业字号使用。
  2010年11月9日,中国连锁经营协会为原告出具推荐信,指出“来伊份”成立十年以来连锁经营发展态势良好,2009年营业额超过10亿元,拥有1700多家门店,遍布上海、浙江、江苏、安徽、湖北、山东等地。
  诉讼中,上海来伊份公司表示该公司是在2010年在北京申请设立分支机构时发现北京来伊份公司存在的,该公司之前未在北京开设店面,但已于2011年1月在北京开设了分店。
  北京来伊份公司成立于2008年5月15日。经营范围包括销售定型包装食品、散装非直接入口食品、干鲜果品、日用百货等。2010年12月,该公司被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吊销。
  诉讼中,上海来伊份公司提交了一份拍摄于2010年10月19日的照片。该照片是对一家街边食品店店面所拍摄的照片,店面牌匾显示“来一份”字样以及“来一份”文字和图的组合标识,下方还显示时尚休闲食品连锁机构。上海来伊份公司称上述照片是对北京来伊份公司经营地点拍摄的照片。
  另查一,上海来伊份公司认可北京来伊份公司目前已经停止营业。
  另查二,上海来伊份公司为本案支出律师费3.5万元。
  以上事实,有名称变更通知书、营业执照、商标注册证、核准商标转让证明、证书、推荐信、照片、报纸及当事人陈述等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本案的焦点问题是注册商标与企业名称之间的权利冲突问题。判断北京来伊份公司在企业名称中使用“来伊份”字样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应当遵循保护在先权利、诚实信用和维护公平竞争原则,并以制止市场混淆为标准。
  首先,上海来伊份公司的涉案商标注册时间在先,且具有较高的显著性。涉案商标于2002年已经注册,时间上远早于北京来伊份公司的成立时间,而且“来伊份”属于臆造词汇,具有较高的显著性。
  其次,涉案商标知名度较高,具有较大的影响力。涉案商标在北京来伊份公司成立之前即已被评为上海市著名商标、上海名牌以及“中国休闲食品知名品牌”,表明来伊份商标当时已经具有了较高的知名度。虽然上海来伊份公司当时主要的经营地点位于上海,但是鉴于上海所具有的经济中心地位以及人口流动性大的特点,来伊份商标的辐射范围并不局限于上海当地。尤其随着上海来伊份公司在多个省市设立分公司以及通过广告宣传进行的推广,其经营范围不断扩大,来伊份商标的影响力也得到了相应的提升。
  第三,上海来伊份公司和北京来伊份公司属于同业经营者。上海来伊份公司和北京来伊份公司均属于从事食品经营的经营者,北京来伊份公司经营的商品与来伊份商标核准使用的商品属于同一种类或类似商品。而且,北京来伊份公司所处的经营区域也属于经济活跃、人口流动频繁的地域。
  此外,北京来伊份公司未到庭应诉并说明其在企业名称中使用“来伊份”字样的合理依据。
  综上,北京来伊份公司在企业名称中注册使用“来伊份”字样容易使人误认为二者存在特定的联系,从而引起相关公众的混淆。因此,可以认定北京来伊份公司在企业名称中注册使用与上海来伊份公司注册商标相同文字的行为构成了不正当竞争,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关于法律责任的承担方式,首先,北京来伊份公司应停止在企业名称中使用“来伊份”字样的行为;其次,鉴于上海来伊份公司在北京来伊份公司经营期间尚未在北京地区开展经营活动,北京来伊份公司的涉案行为并未给其造成直接经济损失,故本案仅支持其为诉讼支出的合理费用。鉴于上海来伊份公司主张的律师费金额明显过高,本院将酌情予以调整。
  对于上海来伊份公司提出北京来伊份公司在其店面招牌上使用“来一份”及相关标识的行为,因上海来伊份公司未对此提出诉讼请求,且认可北京来伊份公司已经停止经营,故本院对此不作处理。
  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二十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注册商标、企业名称与在先权利冲突的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条之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条之规定,缺席判决如下:
  一、被告北京来伊份商贸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立即停止使用含有“来伊份”字样企业名称的行为;
  二、被告北京来伊份商贸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上海来伊份股份有限公司为诉讼支出的合理费用五千元;
  三、驳回原告上海来伊份股份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北京来伊份商贸有限公司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963元,由上海来伊份股份有限公司负担263元(已交纳),由北京来伊份商贸有限公司负担700元(于本判决生效后7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苏志甫
人民陪审员 李智勇
人民陪审员 丁京莉
二O一一 年 五 月 十六 日
书 记 员 赵 刚
书 记 员 王晓霏



 相关法律案例判决书搜索:

  
中国·司法库网站 Copyright © 2009-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Sifaku.com 本站所有信息仅供参考,不作为主张权利的依据!
如果对本站有任何意见建议,请发送邮件至法律法规大全和法律案件判决书查询网站邮箱或者【在线留言】,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陕ICP备10007041号